经过三年的法律斗争,塞拉利昂运动员可以留在英国

作者:郁躏烁

<p>2014年,一名塞拉利昂短跑运动员在格拉斯哥的英联邦运动会上潜逃,被发现在伦敦街头昏昏欲睡,经过长期的法律斗争后,他被允许留在英国</p><p>在内政部三年试图根据其“敌对环境”政策迫使Thoronka离开该国之后,上个月法庭裁定Jimmy Thoronka受到青睐</p><p>在“卫报”看到的一份精神病报告中,据说Thoronka处于一个长期受到创伤的状态,由于漫长的法律程序而加剧,并且发现自从他离开祖国后埃博拉已经杀死了他的母亲和四个兄弟姐妹</p><p> Thoronka于2015年在伦敦被发现昏昏欲睡后首次受到驱逐威胁</p><p>他最初的被捕是在伦敦南部公园跑步后被停止搜查而没有任何解释</p><p>卫报关于他的困境的报道引起了广泛的公众同情,并为曾经是塞拉利昂前100米短跑运动员的索罗卡提供食物,住所和金钱</p><p>在2014年英联邦运动会上参加4x100米接力赛的Thoronka,在卫报记者Diane Taylor第一次见到他居住在Southwark的Burgess公园时,大约五个月无家可归</p><p>他通过乞讨或背着人们的大量购物来换取金钱而幸免于难</p><p> Thoronka在公共厕所洗了他自己和他的几件衣服</p><p> Thoronka的母亲,一名五岁时收养他的护士,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一家警察医院治疗病人时感染了埃博拉病毒</p><p>她死了,Thoronka的三个姐妹,一个兄弟和他的大家庭成员也死了</p><p> 2015年3月,调查毒品交易和入室盗窃的警方在发现他在伯吉斯公园跑步后,没有任何解释就停下来搜查了索龙卡</p><p>他被确认为逾期居留并被捕</p><p>根据他的律师的建议,他申请休假而不是庇护</p><p>结果他被从内政部住所释放,不久之后,他搬进了泰勒和她的搭档西蒙哈滕斯通,他也是一名卫报记者</p><p>在周六发表的“卫报周末”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泰勒描述了“长期而且往往是残酷的旅程”,涵盖了两年多的法律论证和法庭听证会,加上无法解释的延迟,撤销和拒绝回家办公室”</p><p> Thoronka获得了东伦敦大学(UEL)的体育奖学金,但内政部拒绝了他在英国停留的申请“显然毫无根据”,尽管顾问精神病学家评估他处于“慢性受创伤状态”和痛苦由于他的丧亲之痛,从夜惊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p>该报告称Thoronka的“目前的移民身份以及诉讼程序的不确定性和压力是导致恶化和防止复苏的主要持续因素”</p><p>拒绝后他的精神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他暂时被送往一家精神病院接受自杀</p><p>根据他的精神健康状况向内政部提交的进一步陈述遭到拒绝,但他最终在移民法庭的独立法官面前获得了国内上诉权</p><p>去年5月,一名法官对Thoronka有利</p><p>内政部提出上诉,2月份举行了第二次庭审</p><p>今年4月,也就是他第一次向内政部提出申请三年后,他被允许留下来</p><p>他现在希望在9月份在UEL开设计算机学位,目前他是志愿者</p><p> “我的梦想一直是成为最好的短跑运动员,....